致二零一九

告别了二零一九,迎来了二零二零,”二零二零”真的是一个很陌生的词,邓小平在四十年前提出的口号:“全面建设成小康社会”,而如今已经到了这个节点,我与大多数人一样,其实都对“小康”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理解,亦不知道现在是否可以定义为“小康社会”。然而这并不重要,这并不是我该去研究探索的实物,毕竟人人都有自己的“小康”目标。
已经挥手告别了二零一九,在此做一个年度的总结吧。

二零一九或许给人最大的改变,那就是身份的改变吧,结束了长达十六年的学校学生的身份,成为了一名社会人,也拥有了自己的职业称呼–Android开发工程师。很荣幸,我选择了我自己所感兴趣的行业进行了就业,在初高中就萌发出来的对于编程相关的兴趣,是我从事此行业的动力,我并不感到厌倦;也很荣幸,我加入了一家很不错的的公司,并没有像其他互联网公司进行压榨的“996”,也没有无休止地加班,跟随了一个很不错的师傅,教会了我很多很多……我很感激;也很荣幸,我不再是一名学生,但是我也并没有忘记学习,今年学习了很多,也读了很多书:

二零一九我完成了一次毕业旅行,至今依然还能记得青岛“静听海浪拍岸,坐看海天一色”,烟台那种天际辽阔无垠感。也与朋友去了趟武汉,感受到了武汉的生机活力。望明年能够去更多的城市去体会更多的不同。

二零一九我依然完成了很多自己的年初设置的目标:

1、坚持写日记

2、去现场看五场足球比赛

3、学习一门外语(日语)

4、技术博客数不少于10篇

5、体重控制在70kg以内

6、看至少十部电影

……

时间的流逝带来了很多的东西,也让人丢掉了很多东西。几个月前,我买了一个ps4游戏机,希望找回童年那时的那种快乐,可是很难……我并不能静下心来去做这样一件事,也没有那种儿时花大精力去探索去钻研游戏的各个细节,一个游戏能重复玩个很多遍也不腻味。儿时面对着黑白电视机,像素点十分明显的游戏能够没日没夜的玩着,甚至到了吃饭也不愿意去,即便现在拥有了更华丽更丰富的画面,更好的游戏体验,可是它也并没有一局短暂的Dota游戏带来快感更划算。难道是说游戏不好玩么?不是的,是那颗心已经没有了吧……

二零一九,一直是一个人,发现自己变得更自卑些了,亦或是害怕了。害怕去打破那样的宁静,害怕自己不够优秀。总是低着头,甚至不敢抬头看一眼,可我也很想抬起头来,也期待着”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”。

然而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吧,还有很多很多的美好等着自己。

二零二零,又是一个新的年代,望向远方吧!

观《百鸟朝凤》有感

此刻子时,在朋友的推荐下看完了整部《百鸟朝凤》,看完之后我立马起身来打开电脑,心中思绪万千,准备写下来记录下来。自我观看了这么多电影以来,头一次是如此的触动,头一次留下来这样的眼泪,记得上一次很有感触还是因为《忠犬八公的故事》,那次泪水到了眼角,我忍住了,没有掉下来。这部电影实在是让我太感动了,我的泪水憋不下去了,源源不断地从眼眶里面流出来。我捂着自己的嘴巴,我怕自己嚎啕大哭起来,不停地抽泣。对一代匠人的崇敬之情,当然也让我想起来那个人……

他已经离我六年之余,从离开他之后,我的梦大部分都是关于他,梦中的情节很多都是让我感觉他躲起来了,然后又出现再了我的面前。每次梦醒,思前想后,万端交集,竟不能复寐,他便是我的爷爷-兴武老大人。

关于他的记忆开始慢慢变得模糊,有很多事情都已经忘记,但又有很多我根本不能忘记。影片中的焦师傅,爷爷的形象简直和他一模一样,都一样抽着大烟,瘦弱的身躯,头顶的中间光秃秃的,走路总是半佝偻着腰,但是眼神又是那么的坚毅。他们都对传统文化有着独特的情感,我的爷爷也算是一个匠人,他是一名竹匠(“四川话叫 mie匠”),他只告诉过我,那个年代他们靠卖竹制的东西(大抵是一些席子、竹帘、晒席之类的东西)过日子,每天都帮着各种编织,才养活了包括我爸在内的五个子女。家中很多东西,也都是竹子做的。在我小的时候,我记得基本上我们整个村,每家每户都有一片属于自家的竹林,它不仅能提供我们编制各种东西的原材料,也能提供做饭生火的材料。在我现在看来,它更能提供那种接近大自然的方式。每当夜里,如果有阵阵微风,竹林中便会的竹叶洒洒作响的声音,我也很久没有听到这种声音了。

如果我看到我的爷爷拿着一把弯刀去后院,那我一定知道他应该是要去砍竹子,只听哐哐哐一阵声,竹子便倒了下来,他会剔除掉竹子的枝丫,以及顶部较为脆弱细小的部分。然后用取当中的一节,再用刀将其剖开,根据所做的东西的不同,会将竹子的圆分成不同的等分。然后会做一个比较难得的操作,具体用文字表达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术语去说,就是将竹子外层坚韧的部分与内部相分离,分离后的竹条厚度均匀。这便是编制前的准备阶段,对于编制一些特殊的物品,竹条可能还会经过一些其他一些操作才能继续编制。

为了编一个撮箕或者簸箕,爷爷可能会花上一整天的时间,弯腰在地一点一点的编织着。我经常在旁边看着,我可能也想去尝试,但一不下心手就会因为竹子的锋利而流血。而爷爷的手并不一样,我记得他的手上有很多老茧,手指头也特别的硬,我感觉他的手就像带了一个硬皮手套一样,这都是岁月留下来的痕迹吧。他总是给我讲他们过去的故事,也会给我讲解人生大道理。他给我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,他也给我讲毛泽东,他也讲以前文化大革命的故事……讲以前生活是多么的不容易,他们遭受了多少苦,我都还记得。爷爷编织好的竹制品真的很精致耐用,家里现在也还留着一些当时他编好的东西。我觉得那都是艺术品,都是源于一个人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匠人的诠释吧。

后来搬家了,原先家里的那片竹林离我们有一些距离,我爸想把它们都挖了卖掉,因为现在我们不需要那么多竹子了。我爷爷当然不允许啊!卖掉?直接就跟我爸翻脸。在我看来,那片竹林可能承载了太多爷爷的记忆吧,太多的舍不得。但爷爷去世之后,那片竹林还是被移除掉了,实在痛惜。我后悔没有跟我的爷爷学这些编制技术,我爸会一些,但是我认为他只是一个半吊子,和爷爷做的东西比起来实在是差太多了。我爸曾说:“现在谁还做那些啊?有钱我们可以买。”,对于他的话我有反驳过。买来的那些都是些没有被注入感情的废铜烂铁吧,与爷爷的东西差太远了。或许真的因为时代的发展吧,这些东西渐渐地都被淘汰掉了,但我认为这些都是才是真正应该被传承下来的,不仅仅是因为这一门技术,更多的那一份精神吧。是用钱买不来的,机器造不来的。

《百鸟朝凤》这部电影令人肃然起敬,质朴的人物形象,体现出来了当代中国传统文化的潦倒与窘境,传承不是说说而已,是每一个中国人应该有的责任。在现代多元文化的冲击下,更多人的失去了对精神的追求和向往,取而代之的是短暂的愉悦刺激以及碎片化的东西。
我们的生活其实可以更有内涵……

困了,就写这么多吧,讲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懂得人自然懂吧。

晚安~

从一则知乎看到的一段视频说起

今晚躺在床上,刷刷知乎,看到一则回答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78030511/answer/453342056

让我陷入一些深思
回答中中有这样一段视频,自己反复看了几遍,每一遍好像都有不同的感触。第一遍,感受到大叔打着的节拍是多么的有节奏感,让人听了之后恨不得跟着他一起拍起来。第二遍,我发现大叔后面的节奏相比于紧促了起来,大叔内心有了更多的投入,而且貌似最后还有不好听的字眼,貌似在发泄了。第三遍,大叔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大叔右手旁边的朋友都已经湿了眼角。。。

《假行僧》一首能把人唱得热泪盈眶的歌曲,我在想大叔是不是想起了他自己的过去,亦或是有太多的不满此刻想要发泄出来。我想前者会更多一点的吧。

是呀,生活在这样一个忙忙碌碌的人心浮躁社会里,人的压力自然而然就增加了,再也没有儿时那样的无牵无挂。今天和好朋友去了一趟西塘古镇,主要还是因为周末了,最近在一些地方也遇到了小挫折,周末了没有任何人来打扰自己,比起待在家里更想的还是出去走走比较好。

今天的西塘下着雨,没有了燥热的天气,人心还是挺平静的,或许是因为雨的缘故,景区并不是人满为患,自然也有了更多的空间去慢慢欣赏“江南水乡”。

因为最近刚看完《边城》,脑子里总是将其场景带入西塘,可是看着被商业气息冲刺着的古镇,自然也带入不了了。

走在河边的烟雨长廊上,朋友说道 十年后再来这里。啊!到现在这个年龄,自己真的对于时间太敏感了,真的有点害怕了!消逝的是那时间,留下的却是那一串串回忆。

那时间 永远不再回来。自己上个月刚过了二十二周岁的生日,还记得以前Taylor有一首歌叫做《22》,有一句:But i am feeling 22,evething will be alright(我感觉我回到了22岁,所有事都如此美好),所以我现在就处在这样一个霉霉很想回到的一个年龄?可是她回不到了,我自然也回不到了我的18了。

那回忆 有美好的不美好的。回忆里面有对酒当歌,有秉烛夜游,也有蒲苇磐石,也有来日方长,当然还有曲终人散。还记得那本《挪威的森林》,或许现在它还在某处静静的躺着吧,因为它回忆里也多了好多的故事。也还记得那一回因为一些压力,在酒吧里和朋友唱了首《挪威的森林》。

一切都已经过去了,也许明天就回来了,也许不会再回来。

就这样吧,晚安。
2018/08/26 01:35

十年祭·512汶川大地震

今晚不知在哪突然看到有关512汶川地震的相关报道,汶川地震已发生了十年了。十年呀!人们总是对于十年、二十之类的整数年比较在意,当然我也不例外。作为一个在外漂泊对人来说,提起故乡往事也总是诸多感慨与回忆。

还记得在十年前自己还是一副稚嫩对模样,一米五不到,留着一个乖乖头的小孩子。记得那天在发生地震之前一切都很普通,普通得我都忘了那之前有发生过什么事情。那时候我们正趴在课桌上睡午觉,突然桌子一阵摇晃,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我只是抬头一看天花板上面的风扇在摇晃,那时候的天真我以为外面吹大风了,把风扇吹摇晃起来了,把房子吹摇晃起来了。可是十几秒钟之后,整个楼层嘈杂了起来,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看到外面一群人都在往外边跑,我也跟着往外边跑,我们的教室在三楼,从三楼走到操场上,我感觉整个地面像是海绵做的一样,踩上去特别特别的软(现在想起来,当时房屋震动起伏的高度应该有个二三十厘米),整个人走在上面都在摇摇晃晃,依稀的听得一些窗户玻璃碎了的声音。不一会全校的人都站在了操场上面,此时地面依然在震动,当时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可是脚都在不由自主地颤抖,可能是先天的一种对大自然的畏惧吧,站在操场上地面震动的时间持续了二三十秒钟,到后来渐渐的停止了震动,大家也才反应了过来。

有老师在大吼大喊组织大家在操场上站着,不让大家再回教室,地面停止震动了,其中我印象很深的一个情节:班上一个人由于刚睡了午觉口很渴,想回教室去拿水,校长看到他向教室里面走去了,直接过去就是两耳光,然后一顿骂。同学很是不开心,还暗地里骂校长,现在想想真的能理解当时校长的心情。从那之后“地震”这个词才深深的印在我们的脑海里,原来呀,这就是地震。

全校都站在操场上无目的等(现在想来当时应该在等上级的通知,是否是叫我们放假吧),也不记得等了多久,然后学校突然说放假了!!!当时那叫一个兴奋(现在去查了查日历,当时是星期一)这可了得,刚放完周末又马上要回去了,我记得好多人都高兴得跺脚了。。。可是大家往家走的路上,看到有些东西有点不对劲了,路上有一些比较老一点的房子直接全部垮塌了,然后途中遇到一个学生他妈来接他,我也不知道具体说了些什么了,大致记得“余震”这个事,说的是之后还会有余震,当时那叫一个怕,以为余震和刚才的大地震一样,还会再来一次,真的是很害怕了。

越往家走心里越害怕,万一自己家的房子垮了怎么办呢?带着担心回到了家,发现还好还好,房子还没有垮,悬着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。作为小孩子的我们,又聚集了一堆小伙伴玩呀,好像一切都与我们无关。记得当时已经停电了,电视没法看了,也没有手机电脑,家里的电话也大不出去了,不知道谁弄来了一个小随身听,听广播播报说:2008年5月12日啥啥啥一大堆的。现在想想当时有个很搞笑的场景:我们从新闻里面听说了7.8级,也听到了8.0级之类的,大家以为是 成都还是哪里发生了8.0级地震,某某地方发生了7.8级地震。于是有个人赶紧问在听FM的小伙伴说:“绵阳多少级?”

我们小孩子依然像往常一样,在整个村里面到处蹿,发现整个村都在忙,从家里搬重要的东西、搭帐篷等等,甚是热闹,小孩子好像就喜欢热闹的场景,记得我们那天玩到了比平时晚很久很久才回家。晚上一家人住在了帐篷里面,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住家里呀,房子应该够结实的呀?一家人都围在一个小小的帐篷里面,我拿着我小小的手电筒躲在被窝里,好像还有自己的一些小玩意儿,然后又把手电筒挂在帐篷最上面,照着我们,那时候真的一点都不害怕,甚至是感觉到自己是有多么的幸福。

晚上,下起了大雨,很大的雨听到了雨水和帐篷上一直发出哒哒哒的声音,外面的大雨并没有破坏帐篷内的宁静。现在想想爷爷真是伟大,帐篷是他搭的,我还记得他在下午的时候,就已经在帐篷周围挖好了排水道,这样使得帐篷周围不会有积水,也使帐篷内地面保持干燥。我就安然地睡着了,睡得很香,啥事没有一样。记得半夜,大概两三点的时候吧,整个村又吵起来了,原来是在刚刚发生了一场余震,而我全然不知。记得爷爷当时给我们讲了下当年唐山大地震的一些事,我也记不清楚太多了,只记得唐山离我们很远,但是好像这边震感还是很强烈(没有汶川这次强烈),但是每家每户也都搭起了帐篷,然后讲了很多,我记不清了。。。

第二天,好像消息很多很多就传来了,我也是听爷爷给我讲的,他在茶馆听谁谁谁说了啥啥啥,大家都在讨论啥啥啥。现在想想当时镇上的茶馆里面大家都讨论这些的时候是有多热闹,等我到初中的时候,我甚至将想象中爷爷当时在茶馆的场景和老舍的三幕剧《茶馆》做对比,《茶馆》里写着“莫谈国事”的标语,一大群人都安安静静地端着茶杯各个喝着自己的茶,而爷爷的“茶馆”这边却是大家对“国事”各抒己见的热闹场景,想想真的是有趣。

记得过了一两天来电了,终于能看到电视了,打开电视发现所有的频道都放的是一个画面!!里面的场景记得大多与担架、救援人员、救灾物质、废墟等等相关。我清晰的记得有个场景是一位父亲举着一叠奖状向镜头展示,然后哭着说道:全是三好学生。。。父亲一边哭一边看着已经永远离开了自己的女儿。还有那位母亲的那条短信:“亲爱的宝贝,如果你能活着,一定要记住我爱你”。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,手机传递着,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。。。看到了太多太多的感动,在感动的同时,也感慨生命的脆弱。
活着真好。

太多太多的感动一时间无法全部诉说。。。

这次地震无疑给自己留下了很多阴影,初中的时候一台压路机从教室外边路过,整个房子微微颤抖都特别特别的害怕、有时候谁在桌子边抖抖腿也感觉特别的害怕。自己从来不敢去做 类似蹦极、过山车之类的事,上次去走玻璃栈道也是战战兢兢的。有的同学说我怕死呀?我并不怕死,只是对生命敬畏。

十年过去了,岁月变迁太快,爷爷和他撑起了家庭的帐篷已不再,心里留下的只有诸多的怀念。上天很眷顾我,我也很珍惜,珍惜自己的家人,珍惜每一份情。

最后也感谢各位以前对我们四川人民的帮助,滴水之恩,永远铭记!

愿逝者安息,生者如斯🙏

愿逝者安息,生者如斯

---2018/05/12 00:28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